• 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1)

    我今年二十岁就读中部某大学二年级,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套房,再两个礼
    拜就期末考了,正在努力K书中……昨天台北表姐的E-mail说要来玩几天,我回
    绝了,因为要考试了,今天上网路又收到表姐的E-mail:

    “亲爱的扬扬:

    我们已经向公司请好假了耶,反正你车子借我们自己去玩,不会碍着你读书
    啦,好不好啦!!!

    可爱的表姐上。”

    我心想反正影响不大,就答应了她。两天后的晚上七点,我正在K书,门铃
    声响,準是表姐她们来了……

    “谁啊?”我问,“大美女来啦!”表姐俏皮的回答,开门一看,只见表姐
    身着一袭蓝白相间的套装。

    “这是我同事敏如,漂亮吧!”敏如也是一袭蓝白相间的套装,她笑着说:
    “我们一下班就直接坐国光号赶来,製服都来不及换了!”表姐是俏丽微捲的短
    髮,已经两年多不见了,越来越成熟了,前凸后翘的,标準的Office Lady,而敏
    如则是一头飘逸的长髮,就像洗髮精广告一般亮丽,眼睛很大,睫毛又长,脸颊
    白里透红,加上笔直修长的腿,真是美人胚子!!!

    “不请我们进去吗?”表姐笑着说。

    “喔,对……对……请进,请进!!!”我张目结舌看傻眼了,竟忘了招呼
    客人!

    “你的房间可真乱啊!”表姐摇摇头。

    “我最近忙K书,没时间整理。”我有些不好意思地。“啊!对了,吃饭了
    吗?”

    “饿扁了!”表姐捧着肚子,敏如也点了点头。

    “我下麵给妳们吃。”我脱口而出,但此“麵”非彼“面”。

    表姐和敏如不约而同噗哧笑了出来,然后互相指着对方:“好邪恶喔!”

    后来是表姐抢着去煮了,我和敏如坐下来聊天,敏如坐在椅子上,而我坐床
    沿,这角度刚好视线面对她的大腿,但敏如把腿夹的很紧,我的眼睛可佔不了便
    宜,但想像空间是很大的……

    “妳们要来玩几天?”总要打破尴尬的场面嘛!

    “我们请了五天假。对了,你蛮帅的嘛,女朋友一定很多喔!”敏如捉狎地
    说。

    “对嘛,帅哥,告诉我们嘛!”表姐在旁搭腔。

    “没有啦,都没有人愿意做我的女朋友……”我无奈的摸摸头:“你跟表姐
    同年吗?”嗯,这个问题很重要!

    “别作梦啦,敏如比我大一岁,比你大两岁,小弟弟!!!”表姐这句话一
    剑刺入我的心脏……

    一会儿麵煮好了,饱餐了一顿后,表姐和敏如去逛夜市了,我独自在案前K
    书,不知不觉趴着睡着了。醒来时十二点多了她们两个还没回来,我到床上继续
    睡,大概四十五分时,我还没睡着,隐约有开门声,我闭眼装睡……

    “嘘!小扬睡着了!”这是表姐的声音。

    “这是我第一次买这种内衣,好尴尬喔!”敏如低声说。

    “这次来玩就放鬆自己,好好crazy一下嘛!Just relax,OK?”表姐说。

    “洗完澡来试穿一下,一定很好玩!”敏如有些兴奋的语气。

    “妳先洗!”表姐说。

    不知道这两个女人在干什幺,不过我也只能继续装睡了……浴室传来水声,
    表姐突然爬上床来,一定是要偷看我了。“小扬,小扬……”表姐轻声叫我,我
    继续装睡,表姐确定我睡着了,便放心地开始换轻便衣服。不一会儿,敏如洗好
    了……

    “哇,好sexy喔!真ㄅㄧㄤˋ耶!”表姐不由自主地惊呼。我实在很想爬起
    来看个究竟……

    “可是屁股只有一条线,凉凉的耶!”敏如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不一会儿,表姐也洗完澡换上新买的内衣裤。

    “哇,透明得连毛毛都看见了……”换敏如惊呼了。

    叽叽喳喳不知聊到多晚,突然都没声音了,我想她们都睡着了吧!我蹑手蹑
    脚轻轻爬起来,假装上厕所,回来时她们都没动静,我才大胆地偷偷看她们……
    表姐穿着鲜红色的大T恤,刚好盖住屁股,敏如穿着一件Hello Kitty的粉红色大
    衬衫,两条腿很修长,好美喔!

    此时道德已蕩然无存的我决定偷偷地看她们的内裤,我轻轻地拨开敏如的衬
    衫,Oh,my God!一件最低成本的内裤了,鲜红色的T-back,屁眼的边缘和
    柔软的阴毛都一清二楚了。欣赏一番后,我又来偷看表姐的,哦!黑色透明的,
    刚好包住半个屁股,表姐身材真不是盖的,浑圆挺翘的臀部……她们对我可真放
    心,但可苦了我的小弟弟了,只能看不能吃啊!

    我穿的是一件很薄的运动短裤,所以準备对表姐来一次第三类接触,表姐睡
    前用棉被与我隔开,她睡在我和敏茹的中间,屁股向着我这边,我躺回床上面向
    着她,小心翼翼地移开被子,我的手颤抖地移向她的臀部,把T恤拨开露出透明
    的内裤,伸出中指隔着内裤轻触她的臀部,好柔软的感觉,慢慢滑向中间,突然
    有陷下去的感觉,“咦,这是肛门?”我手缩了回来,但我的下体早成一个帐篷
    了。“不管了!”我壮了壮胆子,把腰部挺上前去,让老二隔着裤子轻触表姐的
    臀部,慢慢挪向中央,让龟头部位抵住她的微热的屁眼,我的鼠蹊部紧贴她的两
    片屁股肉,喔!百分百的快感。突然一股热流由下腹传向老二,“糟!”我赶紧
    翻身,这时内裤已沾满了腥热的白色浓液。我偷看一下表姐,幸好她仍旧睡的很
    熟,我赶紧换了条内裤。今夜,我满足地睡了……

    第二天早上,晚起的我走的很匆忙,中午下课回来时只见表姐留下的字条:

    『帅哥,我们去鹿港玩了,晚上回来!表姐。』

    本来满怀期待的我失望地躺在床上,她们的体香犹存,我趴着闻她们睡过的
    地方,又勾起我的慾火。“咦,对啊!”我跑到阳台一看,果然晾着两条白色的
    内裤,用手洗的蛮乾净的,但裤底的污渍仍残留着一些。另外两件白色胸罩,大
    一点的应该是表姐的吧!一起拿进来,对着它们加上暇想,我又射了一次,真爽
    快!!!

    第二天晚上,回宿捨时,表姐她们已经在等我了:“小扬,我们帮你带好吃
    的滷味!”表姐微笑地向我招手。吃喝一顿后,她们洗了澡,躺在床上看杂誌。

    “妳们可以看电视啊,我有装第四台喔!”我热心的建议。

    “不了,你要看书呢!”表姐体贴地说。

    我在书桌前读书,她们看杂誌,安静了好一会,回头一看,她们全睡了,大
    概白天玩太累了吧!我继续K书。大约十二点多时,突然有一只手指轻敲着我的
    背,我回头一看,原来是敏如,“妳吓我一跳!”我向她抱怨。

    “对不起,你可以陪我出去走走吗?”敏如小声说。

    “好啊!”有美女相陪,正常人都应如是说。

    发动机车后,我问敏如:”要去哪?”

    “我想去东海古堡看夜景。”敏茹说。

    我加足马力,顺便飙一飙车解解闷,不一会儿就到了目的地。

    “妳是不是有心事?”我的直觉告诉我。

    “嗯,刚跟男友分手,这次是来散心的!”她望着灯海幽幽地诉说那一段往
    事。

    “喔,又是有妇之夫,比较有魅力吗?”我疑惑。

    “男人真不可靠!”这是她的结论。

    “胡说,我就很可靠!”我向她抗议。

    她笑着摇头,山上风大,髮梢直拂我脸颊,髮香扑鼻直搔我心,我的手不怀
    好意的由她的肩往下搂腰,她似乎没有察觉,或者不care这个举动……

    “妳看四周!”我提醒她,周遭都是搂搂抱抱的情侣,或者热吻,或者女的
    跨坐在男的腿上拥抱,或者男的伸手入女友的衣服内尽情爱抚……

    “唉呀,怎幺是这样!”敏如暗叫不好。

    也许气氛使然,她并没有拒绝我的行动,我更大胆地从身后抱紧她,我可以
    感到她很紧张,我亢奋的下体紧贴她柔软的臀部,双手抚摸她没戴胸罩的乳房,
    敏如全身着运动服,外套了一件我的薄夹克,当然很有触感。

    “不,不要这样……”敏如扭动身体,我把她转过身来,用我的嘴堵住她的
    嘴,热情深吻……起码我是这幺认为……

    她把我推开,严正警告我别再这样,我决定悬崖勒马!

    回程她不再用柔软弹性的乳房贴着我,我知道她有戒心了。“唉,吃紧弄破
    碗。”我很懊悔不听学长的苦口婆心……

    第三天早上照例,又是匆匆忙忙,不过一早就不见她们两个,不知道敏如还
    有没有在生气?

    中午回来也没有看到纸条,下午我又带着问号赶去上课……

    晚上六点多还是没下落,早知道应该记下表姐的手机号码的。

    “铃……铃……”表姐来电了。

    “帅哥,我们可能晚点回去!”

    “表姐,妳们去哪?”

    “去跳舞啦!!”说完就挂上了。我躺在床上看书不管她们了。

    十二点多她们回来了,哇,我的血压又升高了,表姐是黑色迷你紧身裙+镂
    空花格丝袜,出乎意料地,敏如也穿了一身红色碎花迷你短洋装,无肩的……

    “我们一大早就与同学约好聊天,下午又去百货公司逛,买了好多衣服,晚
    上就是她带我们去跳舞呢!今天是Lady' snight,淑女免钱喔!”表姐一大串话解
    除了我的疑惑。


    “妳们是不是喝酒了?”我看她们脸有点红。

    “嗯,今天那儿的鸡尾酒不错喝,就多喝了几杯!”敏如笑着回答,应该是
    原谅我了吧……

    “谁知后劲强?”表姐答腔。

    可能是太兴奋了睡不着,表姐建议玩『大老二』,敏如也拍手说好,我自然
    不能不奉陪啰!今晚手风不顺,表姐赢上了瘾,本来输的要罚酒的,她看灌不倒
    我,竟提议输的要脱一件衣服,“囋!赚到了!”我心想。

    “不太好吧!”敏如有些为难。

    “没关係,一定是小扬先脱光的!”

    刚开始连败,我脱到剩内裤。说也奇怪,后来一直连胜,表姐和敏如也只剩
    内衣裤了,表姐不信邪,硬要看我的光屁股。

    “哈,妳又输了,先脱哪一件啊?”我等着看表姐……

    “当然是胸罩啰!”表姐站起来边跳边脱,就像脱衣舞……然后一手遮住乳
    房一手把胸罩丢来我身上……

    “哦!你小弟弟不乖了!”一旁的敏如眼尖地望着我下体鼓起的英姿。

    表姐背向我弯下腰,轻摇臀部,让我实在很难把持……没想到表姐竟然往后
    退向我的眼前,用手拨开她的丁字裤,让我看到她棕色的菊门和肥美的大阴唇。

    “要不要干我啊?”表姐挑逗地说……一个男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我已血
    脉贲张了,决定不顾一切扑过去,表姐一闪开,我扑空趴在床上。

    这时敏如过来抓住我的肩膀猛摇,喊着:“乔扬!乔扬!”我回头说:“不
    要急,我就来了……”咦?只见表姐和敏如疑惑地望着我,衣着整齐的。

    “几点啦?你再不起床就要迟到啦!还说不要急?”表姐没好气地说……


    期末考(2)

    第四天只上半天课,中午回家一进门就看见表姐竟然在偷看锁码频道,表姐
    很不好意思赶紧转台,她满脸通红但仍故作镇静地说:“小扬,你回来啦!”

    “今天没出去啊?”我不忍拆穿她:“咦,敏如呢?”

    “喔,她回南投阿妈家玩一天,可能要明天才回来……”表姐说。

    我心想机不可失啊,得好好计划一番才是……起码趁她还热血沸腾时……

    “对了,表姐,我们来上网路吧!”我打算先让她看看色情网站,再伺机而
    动……

    一开电脑,我用的是一幅裸女桌布,表姐惊呼:“你们男生都那幺色啊!”

    其实我知道女人都是对性很好奇的,像我听过的黄色笑话大多是班上女生告
    诉我的……我先进入聊天室,表姐抢着要打屁,我让出了半边的椅子给表姐坐。

    “你再坐过去一点嘛!”表姐撒娇地说,一面又把屁股向我这边挤……

    “妳屁股真大!”我只好让开椅子,站在一旁。表姐今天穿着一身米白色的
    连身短裙,一坐上来整个裙子往上缩,几乎到了大腿根,美不胜收,让我心脏几
    乎跳了出来。另外我在旁弯腰低头时刚好看到表姐的乳房(没穿奶罩),乳沟非
    常明显,我的小弟弟早就不听话地撑起短裤,再加上表姐的髮香,直叫我小鹿乱
    撞……

    一聊就是半小时,My God!“我脚好痠!”我叫表姐坐前面一点,我好挤
    入表姐屁股和椅背间,两腿张的开开,下身凸起处紧贴着表姐的屁股沟,表姐显
    然没注意我……我抓住表姐的手按着滑鼠。

    “让妳看一个好玩的网站……”我进入最常去的XX贴图区,有一串色情图
    片映入眼廉,有口交、SM、坐姿、背后、肛交……

    表姐脸有些红,喃喃自语:“这是甚幺乱七八糟的图片嘛!”我贴着她的背
    可以感觉到她的心蹦蹦跳,我将脸靠向她红热的脸颊,让我温暖的呼吸气息吹入
    她的耳孔,这是我在网路上学的技巧,刚好可以藉着表姐实习一番。只见表姐呼
    吸开始急促而大声,色胆包天的我托起她的臀部让她坐在我的腿上,隔着薄薄的
    短裙,她柔软的屁股磨擦着我勃起的阴茎,我的左手从表姐的领口伸入轻揉着她
    的酥胸,表姐低声呻吟,回头对我说道:“你想干甚幺?”我接口说:“想要干
    妳!”

    我的右手从表姐的膝盖往内侧移动,轻抚她柔嫩白晰的大腿,表姐把头向后
    仰靠在我的左肩上,伸出她的湿润的舌尖轻舔我的左耳垂,我伸出右手的中指贴
    在表姐两腿中央的湿软地带,隔着内裤轻轻旋转地揉弄着她的大阴唇,“不……
    不……不要……”表姐喘着说。

    她今天穿的是白色的纸内裤,早就湿透了,我将中指移向阴部中央地带,隔
    着内裤戳弄了起来,一不小心就插破了表姐湿润的纸内裤。我把表姐扶起,让她
    伏在桌上,将她的连身裙向上褪至腰际,整个梨状的屁股映入眼廉。我把她的纸
    内裤拨向中间,像是丁字裤一般,我抓住内裤上缘提起来,让内裤摩擦着她的阴
    部,我的脸凑近表姐的臀部,把内裤撕开,从屁股沟由尾骨一路舔下来。到褐色
    的菊门处时,我刻意将舌头伸入屁眼内,只见表姐的括约肌缩了一缩,屁股也颤
    抖一下。

    “好讨厌喔,臭臭啦!”表姐抗议道。我叫表姐把屁股翘高,她很听话地垫
    起脚尖,让我舔向她的小阴唇,阴蒂……

    “喔……嗯……喔……嗯……”表姐兴奋地呻吟,屁股不断的扭动。

    “哦,妳分泌爱液了!”我的嘴巴沾上白白甜甜的浓液。

    “你……好讨……厌……喔,快……干……我……嘛!”虽然很想,但我不
    急着插入表姐,因为这是战略,让她充满期待……

    我让表姐回身跨坐在我的大腿上,表姐热情地吻着我,两手环抱我的脖子,
    表姐的舌与我的交错撩弄,湿润的唇吻着我的耳垂,我将头后仰,表姐一次又一
    次地吸吮我的喉结,我捧着她的柔软弹性的臀部不断的抚摸。

    “快……干我……fuck me!”

    我抱起她,走向床旁,我将表姐放在床上,自己躺在旁边,一面脱自己的裤
    子,表姐一翻身要过来帮我脱裤子,看到我的黑色内裤,不等我脱下,便跨越我
    的胸膛尽情地隔着内裤舔了起肉棒来。我俩形成69的姿势,我也将头抬起开始
    舔她的小穴,表姐把我的内裤褪至膝盖,吸吮起我的老二来。她灵巧的舌尖舔着
    我的马眼,然后用湿热的红唇饑渴地紧紧含住我粗硬的鸡巴上下套弄,有时又从
    旁边一路滑下舔起我的阴囊,她将两边的蛋蛋轮流吸入口中,又吐了出来,一下
    又轻轻舔弄,让我的提睪肌不自主地收缩了起来,多销魂的感觉啊!果然表姐姜
    是老的辣!

    我不甘示弱地猛吸吮她的G点,让表姐一边吸我的老二,一边又不禁淫叫了
    起来。我一翻身将表姐压在床上,调整我的方向,将表姐两腿分开,用拇指和食
    指把表姐的两片大阴唇分开,让我的屌抵住表姐的屄口。

    “啊,扬扬,用…力……插进来……吧!”表姐迷离半闭的媚眼期盼我的冲
    刺。我将屁股奋力向前一顶,“滋”龟头应声破入湿漉漉的阴道中,“啊……”
    表姐忍不住大声叫了出来。

    她将两腿紧紧夹住我的腰际,好让我便于前后抽动,抽插了数百下后,我让
    表姐坐在我身上而我躺着,表姐採用蹲姿,用手扶着我的胸膛,屁股则上下快速
    套弄着我直耸的阴茎,只见她的乳房上下摆动着,真是赏心悦目的画面。我抬起
    头来吸吮她的乳头,然后两手抓住她的臀部向用力向两旁分开,冷不防地伸出我
    的中指插入她的屁眼中,表姐半闭着眼睛,伸出舌头舔了舔上唇,一幅销魂蚀骨
    的模样。

    又抽插了几百回,我将鸡巴从表姐的穴里抽出来,表姐一扭身,趴在床上,
    撅起雪白光圆的屁股摇摆地迎向我,我抓住她的两瓣臀肉,将坚直的阴茎从后面
    一寸一寸地推入表姐的滑湿的穴里,粗暴地用力干她。

    “喔…喔……嗯……fuck me!fuck me!干死我吧!”表姐淫乱地狂叫……
    她主动地前后摇动,配合套弄我的鸡巴。我缩紧屁股激烈地猛抽,我的大腿不断
    地撞着她的屁股”啪啪”作响。不知过了多少光景,突然下腹一股热流,龟头一
    阵酸麻,我赶紧抽出鸡巴,顺势不怀好意地準确而用力插入表姐的屁眼中,表姐
    没料到这一插,轻哼了一声趴在床上。我伏在她身上,用两手环抱着她快速起伏
    着的酥胸,紧握住她那温软而湿淋淋的双峰,微闭上眼,感觉我那被表姐肛门括
    约肌紧箍着的龟头一阵阵地抽搐着,而朝向她那火热的直肠深处吐出一波波数以
    亿计的小扬扬……

    维持这样的姿势我们睡了好一段时间了……“喔,好痛!”我揉揉惺忪的眼
    睛:“表姐,妳怎幺打我的小弟弟?”表姐嫣然一笑地说:“谁叫它那幺坏!”

    不记得那天有没有吃晚餐了,我只记得那晚我们都身无寸缕,不停地彼此调
    戏、亲吻、爱抚、交媾、口交、肛交……彷彿全世界只剩我们两个,直到东方既
    白……


    期末考(完)

    人的内心是一堆永不餍足的贪婪,包括对权力、金钱和you know--性。

    与表姐的鱼水之欢后,我开始计划如何上敏如,甚至像A片般地来个3P,
    想像三个光溜溜的身体缠绵在床上的景气,多令人期盼……想着想着口水都流了
    下来……

    “猪哥扬,又在做春梦啦!”隔壁的阿猫一巴掌拍过来,低声糗我。

    “对了!你不是有台数位相机吗?借一下吧!”我被这一惊,突然冰雪聪明
    起来。

    “老哥,不是要考试了吗?再混嘛!”阿猫竟然对我说教起来。

    “我表姐要借的,她来台中玩!”多幺冠冕堂皇的理由啊!

    晚上我问她们要不要拍写真集:“免费製作成光碟喔!”显然她们都很有兴
    趣,换了漂亮衣服兴奋地摆出各种姿势。

    “对,把手放胸前,看这边……笑一个……头抬高……”我替她俩抓住最美
    的镜头。

    照了百余张,我建议她们穿少点,表姐很大方地脱的只剩内衣裤。

    “……表姐,跪在床上,屁股抬高,我帮妳拍的很性感喔!”我的目标正一
    步步逼近,表姐主动把胸罩脱下,用手挡着乳头,做出挑逗的姿势,拍下欲盖弥
    彰的镜头,我当然不断地猛按快门,可惜一张照完,要等上几秒钟,耽误一些时
    间……

    “敏如,一起脱嘛,趁年轻时多拍一些嘛!”表姐看敏如有些不好意思,主
    动劝说。敏如拗不过,便也缓缓褪下裙子和上衣,我赶紧捕捉这难得的画面,又
    照了几十张,我将输入的相片show给她们看。

    “喔,想不到我的身体也可以照的这幺美……”表姐感叹。

    “对啊,平时不敢这样照,怕拿去相馆沖洗……”敏如也很满意。

    “拍全裸如何?”我终于说出来了。

    表姐倒是不假思索答应,敏如犹豫了好一阵子……

    “怕我吃了妳吗?表姐也在啊!”激将法奏效,敏如答应了!

    我帮她们摆出平时网路贴图常见的各种撩人姿态,也许是机会难得,她们都
    很配合地摆姿态,或故作羞涩,或冶豔,或娇媚,或装可爱……照着照着,我开
    始有生理变化了,表姐一眼看穿我的不良企图,说道:“我也想嚐试当摄影师的
    感觉,对了,换我拍好不好?”我跟她简单讲解,表姐一学就会。

    “对了,小扬,你来做男model吧!”表姐实在是我的红粉知己。

    我马上脱到一丝不挂,当然为免尴尬,我挂了一顶帽子在重要部位。

    表姐笑着说:“真败给你了,不要耍宝,好不好?”

    敏如并没有看过来,我建议道:“对了,人家都是从衣着整齐开始拍的!”

    敏如又穿回蓝白相间的上班套装,站着坐着各照一张,我在一旁指挥着:

    “对,再来是脱上衣。”

    “再来是裙子。”

    “丝袜要先脱到一半,照一张,再继续……”

    “再来胸罩,肩带先拨下来,照一张,再来罩杯往下拨……”

    “嘿,你怎幺这幺清楚!”敏如抗议了。

    “我听说的。”我故作清白。

    “你内裤穿起来我才要继续拍!”敏如大概看到我的帽子了。我只好乖乖穿
    回子弹型,跳上床去。

    “小扬,你从后面抱着敏如!”表姐的建议蛮好的。

    我由后方贴着敏如,隔着薄薄的内裤,敏如柔软的臀部脂肪被我坚硬的充血
    海绵体顶的不太舒服,我顽皮的从后方拉下她的内裤,把自己从内裤弹出的物体
    硬塞入她的臀间,敏如吓了一跳,回身怒视我:“我不拍了啦!”

    当晚气氛蛮尴尬的,隔天我送她们去车站的时候,敏如语重心长地告诉我:
    “你本性不坏,但是与女孩子交往时,一定要记得尊重女性!”

    幻想总要破灭的,万事岂能尽如人意?我收拾残破的心,準备一週后的期末
    考……

    后来的日子里,表姐常跟我在台北和台中做爱做的事,标準的sexual partner。

    敏如呢?已经变成我的网路情人了!

    警告:如果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本站歸類為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